fm2008德甲海外球员
中国书铺网 > 天影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是与非

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是与非

    陆尘站在那儿,承受着周围人异样的目光,沉默而一言不发。他看着眼前苏青珺那苍白的脸色,她的眼神虽然愤怒却依然清澈,就像是从没沾染过尘埃的镜子。

    是与非?

    对与错?

    又或许是天真才能无?#22467;?#24178;净的心灵未染尘埃,是不是因为有人曾经在黑暗中张开双臂,用胸膛和身躯去抵挡过那漫天的怒潮?

    可是,过往所做的一切真的全是对的吗?那些选择有没有私心,有没有畏惧,是不是真的值得呢?

    这并不是陆尘所想的场?#22467;?#20182;今天特意带苏青珺来到这里,本是为了想让她对魔教有更清晰一点的?#29616;?#24819;让这个和自己有过一段温暖记忆的女子在未来可能的战斗厮杀中,多几分安全与活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不想看到她出事的。

    陆尘张?#33487;?#22068;,似乎想说些什么,可是下一刻,他?#31449;?#36824;是保持着沉默,或许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吧?

    苏青珺美丽的脸上,从最初的苍白中开?#21152;?#20102;惊讶,她愕然于陆尘的沉默,然后渐渐化作了失望。她的情绪是那样的明显,以至于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,她轻轻地摇着头,望着陆尘,最后轻声说了一句,道:“想不到你是这种人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忽然高亢起来,神色激动且愤怒,她瞪着沉默的陆尘,像是在凝视着一个罪人:“难道你真的曾经眼睁睁地看着那种事情发生?就在你的眼前,你什么都没做,看着那女人被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,或许是她并没有真的见过那残忍的情?#22467;?#21448;或是她心地善良说不出那些恶毒的言语,但只是光凭想象,此刻就似乎足以让周围人们的目光化作了凌厉的皮鞭,将那个沉默的男人钉在无形的木架上,抽打了无数遍。

    满身伤痕。

    体无完肤!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那个木架名曰正义。

    又叫道德。

    ※※※

    苏青珺霍然转身,大步走去,决绝而愤然地离开?#33487;?#26127;暗、肮脏且腥臭的牢狱。

    这个充满了令?#25628;?#24694;的地方,她一刻都不想停留。

    跟在后头的那些牢狱护卫们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道路,目送着那个女子远去的背影,彼此面面相觑,然后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,最后将目光还是落回在了陆尘身上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?#22467;?#20294;是他们的目光看起来也并不友善,也许在那无声之中,还有鄙视,还有轻蔑,还有隐藏的愤怒与无声的谴责。

    形势在一转眼间,突然变成?#33487;?#20010;样子,让人有些措手不?#22467;?#21738;怕向来冷静沉着如陆尘,此刻看起来似乎也有些茫然。幸好在这个时候,突然有个身影走上前来,挡在陆尘的身前,然后像个傻瓜一样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?#32942;?#21704;哈哈,大?#20197;?#20040;了啊?我们今天是来做事的,干嘛都一?#24444;?#27668;沉沉的样子,哈哈哈哈……”?#19979;?#31505;着转过身,拍了拍陆尘的肩膀,道,?#30333;?#21543;,前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陆尘看了他一眼,慢慢地转过身,和?#19979;?#19968;起往前走去,才走了约莫十来步远,便到了最后一间?#30031;?#22806;头。

    那?#30031;?#37324;立着一根柱子,上面用铁链牢牢绑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犯人,身上随处可见不少伤痕血迹,头颅低垂着,看起来似乎昏厥不醒,而透过乱发看着他的面容,正是那个魔教妖人陈壑。

    ?#19979;?#23545;后头的护卫们招?#33487;?#25163;,道:“开门吧,我?#19988;?#23457;讯此人!”

    伴随着叮叮当当的铁锁碰撞声,那扇厚重的铁门打开,陆?#31454;屠下?#36208;?#31169;?#26469;,剩余的护卫则停留在外头。

    陆尘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?#22467;?#21738;怕是此刻走到?#33487;?#20010;犯?#35828;?#36523;前,他的神情却似乎还是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?#19979;?#26377;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,又向后头望了一下,见那些牢狱护卫似乎都有默契地站在远一些的地方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走到陆尘的身边,压低了声音,轻声道:“我说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陆尘慢慢地摇了摇头,向昏迷不醒的陈壑看了一眼,忽然道:“我今天带苏青珺过来,本想着在刚才对她说一番魔教那些恶毒手段让她可以警醒外,最后在审讯此人逼问鬼长老下落的时候,也许会用些魔教那边酷烈的手段,让她更加深刻地明白。”

    ?#19979;?#33510;笑了一下,道:“?#24853;?#26159;用心良苦,?#19978;?#36825;事看起来搞砸了啊。”

    陆尘默默地点点头,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?#19979;?#21497;了口气,道:“其实像苏姑娘这种女子,打小就在世家大族和名门大派中长大的,所看所知所想,与咱们不一样,真是太正常不过了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陆?#31454;?#28982;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?#19979;?#24596;了一下,道:“不审了吗?”

    陆尘淡淡地道:“他?#35828;?#36825;么重,而且浮云司里面那些?#35828;?#25163;段,又怎么会比魔教差了?到现在还没问出些什么,估计我也没什么法子撬开他的嘴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便转身向外走去,?#19979;?#36830;忙跟上。

    站在外头的那些牢狱护卫都吃了一惊,迎了?#20384;矗?#38382;道:“两位大人,不审?#21490;?#20154;了吗?”

    陆尘默默地向前走去,没有回答,?#19979;?#24178;笑一声,指了一下?#30031;?#37324;兀自昏迷的陈壑,道:“那犯人昏厥不醒,而且我看了一下伤势,确实很重,受不了重刑,也很难问出什么来啊。过两天,过两天我们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几个护卫彼此对视了一眼,眼中的轻蔑之色一闪而过,但也没有多说什么,还是很?#25512;?#22320;将二人送出了大牢。

    离开?#22235;?#24231;昏暗压抑的大牢,饶是?#19979;?#36825;种见识过许多世面的人也忍不住是长舒了一口气,嘴里咕哝了一句道:“那地方真不是人呆的。”

    陆尘走在他的身旁,一直都皱着眉头闷声不语着,走着走着,他忽然向?#19979;?#30475;了一眼。

    ?#19979;?#27809;?#20174;?#22320;心头跳了一下,道: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?”陆尘低声对他问道。

    ?#19979;?#21713;然,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,他当然不会说陆尘错了,可是就在他想说没有错做得对的时候,不久之前那一幕突然浮现在他脑海里,苏青珺的那一番突如其来的质?#21097;?#22909;像也像鞭子一样鞭挞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在脑海中那想象的残忍的画面,让他的话一下子噎在喉咙里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之后,?#19979;?#25165;涩声道:“你别胡思乱想了,都这么多年了啊。而?#20197;?#35828;了,当年你在魔教里,真要?#20381;?#30340;?#22467;?#21608;围全是魔教的人,这不是自寻死路么?”好像是说着说着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,?#19979;?#26494;了一口气,连连点头,道:“所以啊,你就算是出手去救人,多半也是救人不成反害了自家性命,不值得吧?”

    陆尘的脸色看起来依然很奇怪,他似乎突然之间就沉浸在往事里有些不能自拔,过了一会之后,他的脸色忽然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?#19979;?#30475;着他的样子,不由得有些担心,低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忘记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?#19979;?#24596;了一下,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陆尘慢慢地抬起一只?#32456;疲?#20957;视着自己的掌心,他的眼神深处终于渐渐浮现出了一?#23458;?#33510;和迷惘,连声音都带了几分苦涩之意:“我忘记那个女?#35828;?#21517;字了,?#19979;懟!?br />
    “我忘了,我把她全?#23458;?#35760;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不是真的和那些魔教的人一样,天生都那样残忍无情吗?”陆尘喃喃地问道,脸色苍白如纸。
fm2008德甲海外球员